【正联全员】A Glass of Night 夜色入盏(粮食)(1)

简介:正义联盟的成员偶尔会光临不知名的小酒吧,在夜色中来上一杯细细品味。

原著:《Bartender》

           《超人正义联盟》第一、第二季

           电视剧《闪电侠》第一、第二季

           正义联盟系列动画电影

           《正义联盟》电影预告片

警告:1、粮食向,本章出现Barry*Iris暗示。

          2、无剧情对谈向。

          3、以《超人正义联盟》第一、第二季为人员设定蓝本,巴里替代沃利注意!


  那是间小酒吧,开在不惹眼的巷道里。

  这店面的位置实在是太隐蔽了,就连熟悉中心城如他,也没注意到这间小铺子是什么时候开张,又安静在这儿开了多久。

  仅容一人进入的店门使用透光玻璃制成,但从内铺出的柔和暖黄色,并不比街边昏暗的路灯要明亮,标牌甚至没有夜灯,而这,也让这店铺变得更易被忽略。

  因为光线偏暗的关系,从外面要看到内部情况有些困难,但这难不倒拥有比常人更多观察余裕的他。

  果然是“小”酒吧。除去吧台,总共只有三张四人桌。而如今,其中一桌正被一双男女占据着。

  平凡,平淡,平平无奇。

  所以这家店,到底是有什么特别之处呢?

  他用0.01秒整合了一下获得的信息,然后推门走了进去。

 

  呃,时机好像有点儿尴尬。

  舒缓的蓝调音乐传来,恰恰好掩住私语的内容,却遮不住突兀响起的哽咽。

  诧异地望过去,只见店里仅有的两位客人中,女士已然将头埋在男士的肩头,而对方则是僵了下,右手笨拙地轻拍哭泣女子的背脊,右手从西装裤中迟疑地掏出了一包……皱巴巴的纸巾——看得出曾经成团状又被捏扁,简直像是晾晒过的海蜇。

  这下,巴里都觉得不忍直视了。

  而恰在此时,酒保从柜台走向了桌位。似乎是怕打扰到顾客们,面对推开门的巴里,他并没有出声,只是微笑颔首招呼了他。与高大壮硕的身材迥异的是,他的举止轻盈又温柔,竟完全没有惊动那位哭泣的女士。巴里惊奇地看着他将两杯斑斓的鸡尾酒几无声息地置于客人们的桌上,又迅速取走了男宾手中的纸巾,还以一块洁净的白色绣边手帕,并获得男士感激的一眼。

  行云流水般做完了这些,酒保又悄然回到了原本的位置。

 

  这就有点意思了。

  巴里微笑,跨步走入,坐到了吧台前。

  “给我来一份……呃?”

  巴里的声音顿住了。面对那块标着价格以外空白一片的小黑板,他委实不知道该点什么了。

  似乎是明白了新客人的为难,酒保——同时也是调酒师,露出了矜持又骄傲的微笑:

  “本店不接受点单,供应的商品由调酒师自行决定。”

  调酒师的嗓音温柔且磁性,更重要的是,更为重要的是,它让巴里想到了某位友人。巴里重新仔仔细细地将对方打量了一遍。灯光虽然黯淡,却无阻视野,果然,他俩的五官看上去很像,但又的确不是同一个人。

  “请问,有什么不妥吗?”似乎是察觉到顾客的视线太过专注,调酒师问,黑瞳中闪着疑惑。

  “没有没有啦,不用在意!”回过神来,巴里慌忙摇着头回答。他极迅速地瞥了一眼邻桌的饮料,明艳的色调看上去十分可人,“那就请给我来一杯吧。”

  调酒师优雅地一躬身,那动作规范得叫巴里响起了瞭望塔大金主布鲁斯·韦恩身边的那位英式管家。

  果然,就连行止也完全不同。巴里嘲笑了前一秒心中那个荒谬的想法。

 

  调酒师并没有直接动手准备,而是面对着自己的新客人。

  “如果您有什么特别想喝的,可以直接说没关系。”他露出了带些狡黠的笑容,“只是这边不一定会完全遵照您的愿望而制作。”

  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就不告诉你!

  巴里心里的小恶魔在疯狂地叫嚣,这次他决定服从。

  “挑你拿手的吧。”

  他如是说,饶有兴致地望着面前的大块头。

 

  调酒师开始斟酌着挑选盛放的器皿:“恕我冒昧,请问,是有人介绍您来这里的吗?”

  “嗯,是啊,她也是最近才发现这里的。”

  “她?”调酒师露出了然的神色,“是上周四来过这里的小姐吧,那位黑珍珠一般的小姐。”

  “啊!你怎么知道!”巴里惊得摆正了方才翘起的二郎腿。

  调酒师这次的笑容里带了些更复杂的意味:“这里的顾客不算多,像你们这样年轻时髦的就更少了。”

  巴里又回头扫了眼,果然,那位男客穿着十分拘礼的西服,显得有些刻板。深色的桌椅,飘扬的蓝调,无不在提醒自己,出现在此处有多突兀。他今天可是穿了经典街头标配的蓝色牛仔裤加明黄色T恤。

  “呃只是个意外啊,千万别误会。这只是……你懂的,这只是个流行元素而已。只是……好吧。”

  巴里无措地想要解释,双手都比着八字,食指指向胸口那个硕大的蝙蝠标志。最终,他放弃地将左手搁在吧台上,右手挠头,无奈地抿了抿唇。

  “嗯,我懂,蝙蝠的崇拜者嘛。”调酒师不以为意地说,取出了柯林杯,“他是个好榜样。”

  可是,这里,是,闪电侠的地盘啊?

  巴里讶异地开口:“你不觉得闪电侠也很不错吗?在中心城,他的粉丝可不少。”

  “哦,那个速度小子。”调酒师头也未抬,只是仔细地夹取冰块。被置入杯中时,冰块发出细微但清脆的声响,“那你为什么穿着蝙蝠的这件,而不是闪电的呢?”

  巴里有点儿生气。蝙蝠侠和闪电侠?他不喜欢把“他们”拿来比较,很不喜欢。“嘿哥们儿,你想过没有?可能,平常我穿闪电侠服装的次数要比穿蝙蝠侠的多得多? ”

  他眨了眨眼,语声轻快。调酒师抬起头:“那么,您有几件蝙蝠的T恤?”

调酒师从瓶架上取出了哥顿金,透亮的瓶身设计得四平八稳。

  “十五件!”想也没想的,巴里自豪地报出了至今自己的藏品数量。而直到说出口,他 似乎这才意识到自己透露了什么,懊恼地锤了下脑袋。

  “那闪电侠的呢?”调酒师翘起了唇角,双手却如精密仪器打造一般稳定。清澈的酒液从瓶中流出,均匀地落入量杯,再随着杯口的下倾跃入柯林杯中。

  开玩笑,又不是自恋狂,怎么可能搜集带自己标志的各种周边啊!巴里以手扶额,兀自极力挣扎:“呃……我有两套闪电侠的制……卫衣。”

  可真妙,闪电侠就这样把自己完美K.O.出局了。巴里在心里扮个鬼脸。

  “好吧,蝙蝠侠的确是更受欢迎一些。”形于外的,他耸了耸肩。

  调酒师此时露出了类似蒙娜丽莎一般让人困惑难解的笑容。巴里研究了会儿,依旧没摸清那背后表达的是得意、安抚,还是不认同,如果他不就此发言的话。

  “可这里是中心城。”

  调酒师平静地指出了他们所处的位置。显然,他相信他的客人能读懂句子背后的意思。

  在这方面,他没有失望。可那似乎并不能让对方高兴起来。突如其来的失意莫名其妙袭击了他的顾客。或许,那是因为对方忽然意识到,自己跟偶像的差距有多远。

  巴里意兴阑珊地回道:“是啊,闪电侠的‘领地’。但蝙蝠侠的确更吸引人,不是吗?”

  “超级英雄们的智囊,正义联盟的牵头者,恐怖与谜题的代言人,最强侦探,哥谭守护神……”巴里掰着指头数着,说到哥谭的时候,忽然激动了些,干脆地一甩手,改为撑着桌面,身体前倾,“那可是哥谭啊!‘那个’哥谭!”

  之后,他又发现自己说的都是众所周知的事,于是放弃了继续列举,直接作出总结:“他就应该被当做道标。他就是值得被这样对待。

  “那闪电侠呢?”调酒师打开另一个瓶子,状似漫不经心地问道。这个角度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巴里愣住了,他用闪电的速度思考,却终究发现自己卡了壳,只能回想起刚才谈话中提到过的:“呃……跑得很快?是个速度小子?”

  这回答让调酒师轻笑出声。他终结话题,伸手轻推,一杯制作好的鸡尾酒便被摆在巴里的面前。

  “您的金汤力,敬请享用。”

 

  那是无色透明的液体,被盛在直筒杯中,依附在冰块与青柠上的是些许气泡稍稍增加了整杯饮品的动感。然而,不讳言地说,即使拥有冰块与青柠十分用心而又错落地点缀,它看上去依旧很普通,——简直跟雪碧无差。

  嗯,简直就是一杯被精心装饰过的雪碧。

  “金汤力?”

  巴里凝视着面前那杯酒,夸张地叹了口气:“这种随处可见的……好吧。”

  可只看外观就否认对方的工作,那是十分失礼的。于是,尽管有些失望,他还是举起杯子,轻嘬了一口。

  然后,他的动作就顿住了。

  ……

  清凉微苦的酒液顺着舌尖滑落食道的时候,带着一股并不算浅淡,但又相当温和的热力蔓延开去。丰富的果香与松木香从喉咙向上延伸,直达鼻端——这大自然的味道几乎是瞬间洗净了巴里工作了一天的疲劳。而后,迟到的微苦才缓缓占据了味蕾,爽朗又不显得腻味,犹如回甘。

  “这……”

  巴里惊讶地蹙起了眉,端详手中的饮品。

  他不是第一次喝到金汤力。这种易调制的鸡尾酒几乎在任何酒吧都能品尝到。他确信手中的这一杯与先前引用过的并没有太大不同,但此时它的确成功重新唤醒了巴里困倦的精神。

  调酒师仔细观察着巴里的反应,直到确定客人的表情之中没有丝毫不满。他矜持地笑了,补充:“其中增加了些微的青苹果汁,所以严格来说,这是杯圣诞金汤力,但减少了些苹果汁比重。”

  ——所以它拥有青苹果清新的香气,却少了些温软的甜味。

 

  “哇哦。”巴里移动手指转着杯子,抬眼望向调酒师,“为什么给我选了这杯酒?”

  这次的提问中是全然的疑惑,还带着年轻人特有的朝气,话语轻快了许多。

  而调酒师好似感受到了其中些微的变化,在客套拘束地回应了那么久之后,意外地笑得活泼了些。

  “因为您看上去有些疲惫。”

  “怎么说?”巴里饶有兴味地回道。一般会探索新酒吧而不直接回家,不正是“神采奕奕”的表现吗?何况,他真的不觉得自己精神欠佳——在喝到这杯酒之前。

  “您的双手指甲修剪得非常整齐,就着装与举止风格来说,这应该无关您的性格,而是职业素养。您牛仔裤口袋里插着的那支笔也说明了这个,工作要求您一丝不苟,而且显然与文书密切相关。”调酒师的眼神指向他的,“但您左手掌心处却留有墨迹。”

  “就凭这?”

  巴里挑眉。身为物证技术专家,这在他眼中实在难以称之为合格的论证。

  “当然不是。”对方狡黠一笑,“但,真正的原因就无可奉告了,那可是调酒师之间的不传之秘。”

  哦,那必然是些跟心理学搭边的小把戏了。巴里了然,与调酒师交换了彼此心照不宣的眼神,仰首再饮一口。

  等放下杯子,巴里探究地问道:“选这个,还有其他原因吗?让人觉得清爽松快的鸡尾酒,应该不止是一款吧。”

  “当然是有的。”调酒师颔首,“不知客人您对金汤力了解多少?”

   “假如拿酒来比人,按照你说的,任何赞誉按在蝙蝠侠头上都不过分的话,那可以把他当做马天尼。而闪电侠,是不是更像这杯金汤力?”

  “唔——”巴里咽下一大口酒,然后缓缓转动手中的酒杯,凝视着它的眼睛显得有些迷蒙,“一个是鸡尾酒之王,另一个是……大众饮品。”

  调酒师脸上的笑容消散了片刻,然而下一瞬嘴角便又划出迎接客人时温暖的弧度,变化速度之快让人稍不注意就会轻易错过。稍后,他接过对方的话头,语声低沉了些许,却更突出嗓音中的优雅磁性:“是啊,从色泽来说,马天尼深邃迷人,让人一见便会沉沦;金汤力虽然透彻,但过于简单,显得乏善可陈呢。”

  巴里听着,顿住了手中的动作,有隐隐的不悦从心底深处升起。

  “就延伸度来说,稍微变化一下配比或者配方,马天尼的风味立即就有鲜明的转变。它的细腻与丰富程度让其他鸡尾酒难以企及。而金汤力呢?虽然也有十数种变化,但无论怎样的改变,需求的依旧是冰杯冰块带来的冰爽,口感也是大同小异。”

  巴里皱了眉,有些不那么让人越快的情绪像手中饮料里的小气泡般的冒起。他大口喝着杯中酒,希望它像之前压制住疲倦感一样起效,这次的作用却并不明显。

  “再来说说最重要的口味。”调酒师似乎全然忽略了顾客浮于面上的不满,径自挑剔着前一刻的造物,“同样仅仅是用两种酒调配而成,马天尼从香味到口感却是出了名的丰富细腻富有层次。而金汤力,除了冷冽清爽,从来没有其他的评价,真是遗憾。”

  巴里依稀听到了有什么破裂的声音。他终于将视线转向调酒师,明白表达出了自己的不忿:

  “既然对它那么不满意,为什么还要给我选这杯!!!”

 

  调酒师被顾客尖锐的批评激得一愣,而后微微欠身,露出谦卑的笑容:“您说得是。现在就给您重调一杯。”

  然而,当他伸手想要取回吧台上的柯林杯时,却受到了阻挠——他的顾客十分果断地将酒饮勾到了自己面前,避免被调酒师收走。

  “唔……”调酒师疑惑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

  “呃……”年轻人尴尬地回望调酒师,再瞧瞧近前的金汤力,又望向对方,神情复杂,似乎也并没有明白为何自己不假思索便做出了这样的行动。

  最终,巴里叹了口气,向调酒师解释:“不,不用换了。我很喜欢这酒。”

  “是吗。”

  调酒师回应着,语声却透露出他的质疑。

  巴里抬头,发现调酒师正垂目注视着自己手中澄澈的酒液,长长的睫毛遮住了他的眼睛。

  巴里清了清嗓子,再次开口。有了小小的缓冲时间,这一回,他的思维沉淀下来,说话也恢复了坚定:“它很好喝,我很喜欢它,这就够了。没什么可比的,也没什么好比的。”

  “是吗?”调酒师看着他的顾客,眼神中蕴藏的东西难以辨认。

  “是的。”顾客回望过去,目光坚定又清澈。

  时间在他们之间无声地拂过,调酒师再一次勾起了嘴角。

  蓦然,两人同时放声大笑。笑声打破了酒吧中被一径维持的幽静,欢快渲染了这片小小的桃源。此时此刻,巴里发现自己已经悄悄理清了心中一处微小的郁结。

 

  止住笑声后,调酒师再次说话的声音显得格外轻盈:“世界各地都分布着各种风格的酒吧,几乎无时无刻都有新品种的鸡尾酒出现。就知名度与受欢迎程度而言,把马天尼与金汤力相提并论并没有什么问题——它们值得被人们赞赏。”

  “呃,怎么……”怎么又绕回来了。

  “而在最早,马天尼与金汤力的基酒都是金酒,原本是药用的。”打断了想要插话的巴里,调酒师若无其事地继续叨叨,“顺便说一句,金汤力原料中的汤力水,也叫奎宁水,也是药物。”

  巴里惊奇地望着杯中之物。他几乎能想象到在漫长的岁月颠沛之中,它经历了怎样的演变与质疑,最终愈加沉淀透亮。这种澄澈显然与简单纯粹毫无关系,那是堪比深邃多变的存在。

  正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巴里只看了一眼,便站起身。他将酒钱扣在柯林杯下,取走了带有鸢尾印花的纸巾。当调酒师想要朝他说些什么的时候,只能看到推门而出疾奔的背影,而留下的话语还飘扬在酒吧之中。

  “谢谢款待……”

  调酒师露出了无可奈何的表情。他一边拾缀吧台,一边自语:“还是短饮好些。”

 

  酒吧的门再一次被打开,进来的却不再是顾客了。

  “抱歉,让您代班那么久!”

  酒吧的常驻调酒师匆匆赶来。

  两人寒暄了会儿,交接完成后,先前的调酒师脱下西装背心,换上了铅灰色的西装,离开酒吧。


↑金汤力。图出处为《Bartender》

© 二尺半炎|Powered by LOFTER